八一文学 - 科幻小说 - 诡医嫡女超凶,九州煞神都跪了在线阅读 - 第668章 吾妻阿蓝—变成找父亲了

第668章 吾妻阿蓝—变成找父亲了

        秦庄仪放心地回了长宁侯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提心吊胆,担心慕江眠派人来找她,又担心慕江眠不来找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担心担心着,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慕江眠并没有找她,次日照例去上朝,回来之后也没有见什么人,在惜录轩待了一会儿,又匆匆离开侯府,直到很晚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庄仪觉得慕江眠在躲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慕江眠有点儿怕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让秦庄仪觉得很有意思,也很新鲜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堂长宁侯,在这座侯府里一向是说一不二,他怕过谁?

        他连老夫人都没正经怕过,如今竟开始怕她了,真是太有意思了!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萧云州举了例子,证明并没有另外的灵魂控制慕江眠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人就是这样,一旦接受了某种设定,就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她怎么想昨天的事,怎么觉得慕江眠的身体里就是有两个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 京中诡案闹了一年多了,她对这种事情多多少少也能接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甚至已经开始想,如果爱阿蓝的那位是另外的灵魂,那么娶她们这些女人进门,是不是也是那位的意思?所以她到底是长宁侯的大夫人,还是那个未知灵魂的大夫人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就感觉自己这地位也有点儿名不正言不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以后那个灵魂彻底的失败了,慕江眠拿回了自己身体的绝对控制权,会不会休了她?会不会把慕元青也从慕家除名?

        秦庄仪开始后怕,甚至开始思考怎么才能让那个灵魂彻底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好把慕江眠从身体里赶跑,这样她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最开始的时候,她跟“慕江眠”的关系是非常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“慕江眠”总透过她的眼睛去看另外的人,但如今她都有孩子了,她还会在意那个?

        只要面上过得去,一家人看起来其乐融融,她不在意做别人的替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啊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时候争这个争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上了岁数,想开了,就什么都不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自己的利益能够得到保障,其它都属于身外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两日,秦小夫人那边派人又送了几套蓝衣裳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她的,也有给慕倾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庄仪想了想,让李妈妈把慕倾云的衣裳拿去西疆王府,交给芙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衣裳要送也是芙蓉去送,再把慕长离交待的事情跟慕倾云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慕倾云应该就能穿着蓝衣裳回娘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头也有事要忙,宁惜画要出嫁了,府里上上下下都得张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伯爵府那边铁了心要大办,帖子下了半个京城,侯府这头自然也不能太寒酸。

        慕江眠前几日还因为这个事情发过火,骂她们的时候还说这么大的事不跟他商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府的三夫人改嫁,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她们悄悄就给办了,分明就是不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她就回怼,说这事儿是老夫人点了头的,让他有什么不满找老夫人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慕江眠当时还暴怒,说别以为他不敢去找老夫人说!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还是一家之主,哪怕是老夫人也要听他三分!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到底还是没去找老夫人,想来也是担心到老夫人那里讨个没脸,更不好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有了她穿蓝衣裳这么一闹,怕是慕江眠更没心思管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惜画的婚事会办得很顺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做的衣裳送到二皇子府了,芙蓉把这边的打算跟慕倾云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倾云有些不明所以,但还是应下了这件事,并说这就着人回侯府打听慕江眠哪天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打听到慕顺头上,慕顺想了想,跟去打听的珠兰说:“要想确保能见着侯爷,那最好是堵在他散朝的路上。毕竟我现在也不好说侯爷会不会回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珠兰回去之后把这个事儿跟慕倾云说了,慕倾云当即决定就按慕顺所说,去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早上,二皇子府的马车带着慕倾云往皇宫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早去的,等了约莫一个多时辰,才看到朝臣们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慕江眠走在靠后的位置,眉心紧锁,仿佛有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边上有人跟他说了句什么,他仿佛没听见,还是闷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自家马车边上,还不等上车,车夫就跟他说:“侯爷,大小姐等您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江眠疑惑:“大小姐?”然后一偏头,正好看到了一身蓝裙的慕倾云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倾云按着芙蓉所说,紧紧盯着慕江眠,仔细观察他在这一刻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越盯越心惊,越盯越觉得有一种熟悉的、久违的感觉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像秦庄仪一样吓跑,反而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激动,声音都打了颤——“父亲!您是我父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整个人都扑上前去,伸手去抓慕江眠的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刚刚那种熟悉又久违的感觉很快就褪了去,换上的,又是慕江眠一贯的冷漠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宫门口哭哭啼啼成何体统?”他一把将被慕倾云抓住的袖子甩了开,然后皱眉看向慕倾云,“有什么话不能回家去说,要找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仔细打量她这一身蓝裙子,面上更是不快,“穿的像个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倾云愣了一下,心里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奇怪,还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没忘今日自己来的目的,于是顺着慕江眠的话说:“父亲觉得这件裙子好不好看?

        女儿最近喜欢这个颜色,新做了好几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倒也没什么事,本来想进宫给贺嫔娘娘请安的,正好赶上散朝,就过来看看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有没有想女儿?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穿了这件衣裳,府里有人跟我叫阿蓝,我觉得甚是好听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觉得呢?不如父亲也叫一声阿蓝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江眠在她一句一句的“阿蓝”中,又开始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拼命地想把自己的目光从慕倾云身上移开,但却几次努力都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    慕倾云眼瞅着他的眼神又起了变化,于是又用手紧紧抓住他的袖子,跟他说:“父亲还记不记得女儿小的时候,也有一条蓝色的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儿那时候不喜欢蓝色,但是父亲喜欢,总想让我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时候跟父亲赌气,故意不穿,父亲就给我买街上的新鲜玩意,买了我就穿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还记得女儿小时候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父亲很喜欢女儿,也很喜欢我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常常跟女儿说,我的母亲是世上最最美好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像蓝蓝的天,宁静,优雅。

        您说女儿长得很像她,您看着女儿就像看到了她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个时候女儿就知道,父亲很爱我的母亲,所以您看到女儿穿着蓝色衣裳,再抬头看看蓝蓝的天空,您会不会想到我的母亲呢?

        父亲,您现在还想念我的母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江眠流泪了,虽然只有一滴,但还是被慕倾云瞧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怪,慕倾云觉得,就好像有一个深埋在地底的人,突然被她给挖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未见,久别重逢,有喜悦,也有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听到慕江眠喃喃地说:“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倾云的眼睛明显明亮了起来,还泛着泪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意识到这才是她记忆当中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冷漠严肃的长宁侯,跟小时候的父亲完全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她原本不是为了找母亲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变成找父亲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倾云都长这么大了,这么漂亮,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