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文学 - 科幻小说 - 太太走后,发现孕检单的叶总哭疯了在线阅读 - 第454章 没想到

第454章 没想到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他们,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,不知道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可以很肯定一点,这件事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音准备了一些东西来到白墨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墨对于她的这些操作,十分冷漠,“我不缺你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潜台词: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音有些期待地看着白墨,“哥哥,这些东西是我给温旎准备的。我想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不需要这些东西。”白墨很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音如果真心想跟温旎做朋友,她不会把温旎给带到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音心底的想法,还是想要针对温旎,这些东西不过是她假意的讨好。对于这个妹妹,他觉得很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哥,你不是她。我知道你的想法,但现在在你这儿,我能怎么伤她?我伤不了她。”阿音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墨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,一个字都没再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音碰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她的指甲却在暗中狠狠地嵌入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温旎被留在这边,她不信温旎能一直待在房间里面不出来,只要温旎出来,她就有大把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她的眼底、心里,那是设想的温旎,各种各样的死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了疯一样的在想温旎,在看地形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有个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有国家,肩膀上有责任,如果他只是为个人呢?哪怕是死,也要和温旎死在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他又想到温旎那张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还没有一家人团聚,怎么能这么快就奔赴死亡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温旎考虑到的那些,温旎暂时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带出来的人,他需要跟进状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去看了红绸和陆深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绸这边有龙庆照顾,她记忆全部丧失,身上是大大小小,各种密密麻麻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龙庆还发现了,红绸的手筋脚筋都被挑断后再接,红绸的动作没有以前那么敏捷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红绸之前引以为傲的身手和速度,现在全都不能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庆在意识到这点后,他的心是狠狠地揪在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训练,包括在战场上,大大小小的伤都有,什么样的苦都吃过,他都挺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这一刻的痛是难以言说的,是窒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庆想要将红绸给拥入怀中,但红绸对他很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刚过来就看到这一幕,他也选择默默地转身离开不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爱着温旎,而且作为一个男人,男人更懂男人,龙庆心里有红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对龙庆而言,他无比希望红绸能像最开始那样骂他呆头鹅。只是,没可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陆深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深和红绸一样,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伤口,看伤口就能意识到一切,更能想象到,他们当时所受到的折磨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温旎,他们能做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峰在这边一直看着陆深,看到叶南洲走过来,秦峰下意识地起身颔首,“叶队,陆深的情况不太好。军医刚刚检测出来,他肾脏衰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深当初为了能找到解药,不远万里来到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温旎,陆深挺了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军医过来给我检查身体。”他的肾脏要是和陆深的匹配,那他就把肾换给陆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就算他替温旎偿还了陆深的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峰却不可思议,“叶队,你确定要这样做?你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确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军医很快就来了,这边没有医院那么先进的仪器,要检查肾脏是否适配,要去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军医跟叶南洲坦明,“以现在的局势,叶队,恕我直言,现在是关键期。你要是在这个时候做这么大的牺牲,那其他同盟军也好,夷族这边的小国家就会趁势发动攻击。那我们国家到底是反击还是不反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反击,就会被笑话,是菜鸡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反击,那就是步入世界大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沉默了。但不过是短短几秒钟,他就凛声道:“可以保密进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军医严肃道:“这个肯定是不行的,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。除非国家安排新人来接替你的位置。叶队,在你没退之前,这件事肯定不能进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军医这话刚刚落下,床上的陆深就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一个眼神,军医便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快步走上前,“陆深,你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叫我?”陆深眉头高皱,脸色微微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没想到,陆深和红绸都被折磨到不成人样也就算了,竟和红绸一样也失去了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抿了抿唇,止住思绪,“对,你叫陆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深哑声问道:“你是我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因为温旎,他没把陆深当回事,但现在,温旎和他有过孩子,而且陆深还为温旎付出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深环顾着四周,四周的环境已经和他之前待的那个不太一样,他继续问,“是你把我给救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眼前除了叶南洲,也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的开口让陆深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深的脑海中没有对叶南洲的半点印象,不过,他却记得很清楚,在他被折磨数月之久,到后面他遗忘掉了自己是谁,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一张人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两个字他记得格外清楚,温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名字,还是个女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深犹豫着,还是再开口:“你既然是我的朋友,那你知道温旎吗?温旎和我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南洲薄唇紧抿,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陆深对温旎的感情这么深,即便到这一刻,陆深还将温旎给记得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不知道该如何跟陆深说起温旎,但心里面,他却有些摇摆,如果他身体里的毒解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注定是死亡,那把温旎给救出来,让陆深永远留在温旎的身边守候,这样,陆深在今后的日子里,肯定会好好地爱着温旎,护着温旎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他们铺好路,这是他唯一能做好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深却在叶南洲的沉默中意识到问题,“你这个表情,是不是我和温旎相处的不太好。还是说?温旎是我不该爱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